浔适合做名字吗,浔字取名为什么是凶?

浔适合做名字吗,浔字取名为什么是凶?

苏泠希只能又折回去了,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地说:“陆先生,我还是给江梦橙打电话吧。”

她觉得,时至今日,有人比自己更适合管他!

“你敢!”

陆骁浔一声低吼,让她直接愣住,很快便又笑了,“声音洪亮,看来,陆先生酒醒了。”

她刚想走,却被从身后抱住了,这一举动,直接让她恼羞成怒。

“松开!”

她越来越后悔,深更半夜来招惹他了。

“泠儿,你把我送回家,好吗?我头疼得实在开不了车。”他有些撒娇的,抱得更紧了。

“陆骁浔,先松手,否则一切免谈!”

见状,他连忙顺从地松手了,拽拽她的衣袖,十分的低眉顺眼,与他上市公司老板的派头,简直截然相反!

苏泠希叹口气,终于妥协了。

到了别墅。

陆骁浔就一头栽到沙发上,一阵的喊疼,让她只能,忙前忙后的伺候着他。

她忙得团团转,而某人却在偷偷的笑,还不禁暗想,苦肉计,原来这么好用!

忙活到后半夜,她终于得空坐下来了。

“给你。”

苏泠希将公寓钥匙,归还给他了。

“你不需要,就扔掉吧,我反正也不稀罕去住!”

他摆出一张臭脸,冷冷地凝视着她,钱不要,房子也不要,难不成,连藕断丝连的机会,也不想给他吗。

“陆骁浔,我还要去上班,钥匙怎样处理,你自己决定吧。”

她起身直接离开了,冷情寡语,又惹得他一顿的低咒。

某日,一家有格调的餐厅。

今天是许嘉琛的生日,所以,他把苏泠希约来,一起共进晚餐,另一个原因,是自己想跟她表白!

如果她愿意,自己可以带她离开,这个伤心地,去她想去的,任何地方生活。

“学长,我敬你一杯,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说话间,她笑着举杯了,温柔淡雅的样子,让他直接看痴了。

“谢谢,你送的礼物,我也很喜欢。”

两人碰杯,都微抿了一口红酒,气氛十分的融洽。

“学长,客气了,上次手术的事,还多亏你了呢。”

许嘉琛微微一笑,“泠希,我想,”

很不凑巧,这时,她的电话突然响了。

“我先接个电话。”

说完,苏泠希起身,往不远处的窗口走去了。

“喂。”

一个陌生男人,气鼓鼓地说:“你男人,把我几个兄弟打伤了,不想他被打死,你就赶快过来吧。”

“对不起,他是死是活,与我无关!”

她说完便挂电话了。

还不等她转身,电话又响了,想也没想,她直接拒接了。

当苏泠希再回到座位的时候,许嘉琛一脸抱歉的神色,“泠希,医院有急诊,我必须先走了,改天,我们再好好吃顿饭。”

“没事,你先忙就好。”

他有些欲言又止,却只能急匆匆先离开了。

晚饭后。

苏泠希刚洗完澡,就听着电话一直在想,当她走过去的时候,铃声竟停了。

她看一眼手机,某人竟给自己打了十几个电话,瞬间有种,阴魂不散的感觉!

“喂,有事吗?”

电话又打来,她终于还是接了,不为别的,只怕错过给他叫救护车的时间。

“苏小姐,你家陆先生,浑身是血的,在别墅门口躺着,要不,您还是来一下吧。”

说话的是,别墅区里的保安。

苏泠希一听浑身是血,不敢耽搁,换了外出服,急匆匆开车去别墅了。

第二天的清晨。

她最后望一眼床上的人儿,趁他未醒,慌忙地逃了。

离婚了还做那事,已经够荒唐,不逃,还等着再续前缘不成?

总而言之一句话,她就是被吓跑的!

陆骁浔猛地睁开眼,地上带血的衣服,十分刺目,再看一眼,身上包扎好的伤口,他不禁嘴角微扬了。

原来昨晚不是梦,她真的有在照顾自己。

这时,门铃响了。

他踉跄着起身,下楼去开门。

“是你。”

话里有着几分不耐烦。

“当然是我,昨晚你受伤,还是我给你包扎的呢。”

“是吗。”

他一脸的疑惑。

“当然了,我特意出去买的早饭,都是你爱吃的,怎么,翻脸就想无情啊!”江梦橙小脸委屈的说着。

她是今早,才知道他受伤的,但一点不影响,自己冒认功劳啊!

“进来吧。”

说着,他让出来一条道,江梦橙笑嘻嘻的,跟着进屋了。

她手忙脚乱的,好不容易摆好了早饭,却发现了他递过来的支票,眼神瞬间暗淡起来。

“骁浔,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她幽怨地问着。

他轻咳一声,“梦橙,这是你的辛苦费,我不管你怎么想的,在我心里,只能容下一个人,那就是苏泠希!”

“骁浔,我们是多年的好友,又是最合拍的事业伙伴,我的心意,你是懂的,既然你都离婚了,为什么不能,给我一个机会呢,苏泠希一而再的背叛你,我竟还不如她吗?”她低声哭诉着。

她梨花带泪的样子,让他微蹙一下眉,“梦橙,这与好坏无关,我只是,恰好对她动心而已,亦或者是说,我自愿犯贱罢了!”

说完,他起身上楼了,将一脸泪痕的人儿,冷冷地甩在身后。

“小陈,帮我送些礼物到苏家。”

“好的,老板,还是老三样吗?”

司机小陈跟了他多年,深知他的心意。

“嗯,这次多买些海鲜,我岳父最喜欢了。”

陆骁浔满意的,挂了电话。

不出所料,下午的时候,苏泠希就打来电话了。

“喂。”

他抿嘴笑着打招呼。

“陆骁浔,你故意的吧,咱俩都离婚了,你还往我家送东西干嘛,赶紧来拿走!”她气鼓鼓地说。

“我是孝敬岳父岳母的。”

“前岳父岳母!”她低声纠正着。

苏泠希搞不懂了,在婚内的时候,没见他这般殷勤,现在都离婚几个月了,他这抽的哪门子疯!

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他这是逼她说重点。

“我爸叫你晚上来家吃饭,我知道你很忙,已经帮你婉拒了。”

她之所以打这个电话,就是为了警告某人,以后别再没事找事,惹人嫌了!

“告诉咱爸,再忙,我都会陪他吃晚饭。”

“你成心的是吧!”她控制不住的低吼着。

离婚了,还总骚扰自己的生活,他就是见不得她安生!

“这都被你发现了,泠儿,咱们晚上见喽。”

在电话里,他越笑越欢实了,而苏泠希却气得,牙根都疼了!

【文章所用图片,源于网络,侵权必删!】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imingo.com/101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