测字算命网测字方法,测字算命网测字吉凶?

测字算命网测字方法,测字算命网测字吉凶?

邵一凡也被逗得笑了一下:“我既然敢说,都是有道理的,大家都看着呢,你写了一个医字,这个字结合你气势汹汹、凶神恶煞的样子,就是大大的不吉之兆,正合你的嘴被打。”

“我的嘴被打?”

华哲民被气得笑了起来:“你放······你胡说八道!”

“这可不是乱说的,你看医字的外框,是一个口字······”

“小崽子,你认不认识字?你们家口字是三面的?”不等邵一凡说完,华哲民就冷笑着打断了。

“你别着急,这里面是有道理的,你听我说完啊?”

邵一凡呵呵笑了起来:“三面封口,有一面没封口,为什么啊?你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个屁!”

华哲民被气得有点晕头,再次爆了粗口:“四面都封上,那还念字吗?”

“不,不是这个道理,之所有没有封上,是因为里面的矢字。”

邵一凡可不生气:“矢就是流矢的意思,也就是说,流矢射穿了你的口,这才是三面包围,有一面是没封口的,结合你今天的状态,就是嘴被打,有个谜语说得好,一箭射穿你的口,谜底正扣一个医院的医字啊!”

“有道理啊!”

“神算,说的就是有道理。”

“听起来是那么回事儿,都是真的!”

大家顿时都议论起来,都说邵一凡说的靠谱,一箭射穿你的口,确实是口字少了一边,里面还是一个流矢的矢字。

沈冰母女也对视一眼,都觉得邵一凡说的有点道理,或者说,这小子有点墨水。

“你纯属胡说八道!”

华哲民气得不行,往邵一凡这边凑乎过来:“就算是胡说的有点道理,可是我的嘴也没被打,根本就没当场灵验,你给我滚远点儿!滚!”

邵一凡是根据梅花易数推衍出来的,他确实要被打,但是具体什么时候,因为什么被打,也不知道,正要说话呢,就感觉衣服被拉了一下,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。

华哲民正在气头上,看邵一凡好像想溜,又往前凑乎两步。

正在这时候,一个小老头从邵一凡的身后挤了上来,正好和华哲民撞在一起。

“哎呦······”这老头嘴里叫着,仰面朝天就倒在地上,好像后脑还磕在地上,发出一声脆响。

“摔坏了,完了!”

“这老头精瘦的,好像够呛!”

“没看好病呢,倒是撞死一个!”

大家都看着呢,这老头有六十多了,身材瘦弱得可怜,脑袋好像还磕了一下,立即跟着说了起来。

一时间也没人上来扶起老人家,医院门口,还是一个主任撞的,就等着主任去扶起来好了。

邵一凡可乐了,这老爷子故意捉弄他的吧?

沈冰母子也正担心呢,但是沈冰认识,这老头是和邵一凡一起来的,叫施邪,可别撞坏了啊?

“老人家,对不起,我可不是故意的,我是找那小子算账!”

华哲民也吓了一跳,连忙蹲下身子扶起老人家:“您老怎么样?头疼吗?”

“小兔崽子,你聋子啊?”

这老头被扶起来还来劲儿了,一拳就打了过来:“没听见我老人家的头磕在地上了,这下脑震荡了!”

华哲民根本就没想到这老头脾气这么大,还以为摔坏了,哪知道一拳头打了过来?

正蹲着看呢,这一拳正打在嘴上,顿时出了血:“啊······你还打人······”

“你还撞人呢!”

老头站了起来:“打你怎么了?我还要告你去呢,医院的人了不起,随便把人撞死啊?”

华哲民捂着嘴也说不出来什么了,确实是磕了一下,挨打也没办法,还能把一个老头怎么样啊?

“华主任,我算的怎么样啊?”

邵一凡心里有数了,呵呵笑着说道:“一箭射穿你的口,没错吧?当场灵验!”

这下四周顿时爆笑如雷,欢呼声一片。

刚才只是担心这老头了,都忘了邵一凡测字的事儿,现在一看,果然不假,还没过一分钟呢,就被打了嘴,当场灵验啊!

人们也不看病了,都过来围着邵一凡,要邵一凡给自己测字,那边一排桌子前面,一个人都没有了。

华哲民都傻了,还气得不行,眼看着就是当场灵验了,捂着嘴,在大家的哄笑声中,转身气呼呼地回了医院。

佟丽茹也被逗得笑了起来,还忍不住问道:“小冰,一凡的测字,确实厉害,那天就见效了,今天更是神准,这真是科学,回家和你爸说说去!”

“妈,您别信他的!”

沈冰也被逗得忍俊不禁,撇着小嘴儿说道:“这老头我认识,我们一起来的,就是没想到,这老头还配合他搞鬼啊?”

这下佟丽茹更是忍不住了,跟着笑了起来。

“今天不行,我不能给大家测字,还有事儿啊!”

邵一凡还要回去看一看呢,那边装修可能要完事儿了,自己根本就没多大改动,眼看着就要天黑了。

沈冰那边也急忙过来,自己是帮邵一凡一个忙,这小子不会开车,还是把车给他开回去吧!

沈冰和邵一凡上了车,施邪老爷子可不吃亏,有车不能走着回去,连忙上了车,那速度飞快,年轻人都比不上。

这下所有人都笑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算的准,还是这小子故意捉弄人了,三个人是一起来的,刚才都没注意啊!

“你这小子,这么坏呢?”

沈冰上了车还没闭上小嘴儿呢:“施老,您这么大年纪了,也跟着他胡闹,不怕真的摔坏了啊?”

“摔坏了?”

施邪呵呵笑了起来:“我就是看他不讲理,比我老人家还不讲理,这才收拾他一下,就凭那华主任,能把我老人家撞坏了?我老人家年轻的时候,那可是无所不精,无所不晓······”

“您老真能吹!”

沈冰撇着小嘴儿说道:“你和一凡一样坏,这么能的一个人,不会开车?”

这下施邪不吹了,瞪着一双小眼睛看着邵一凡。

邵一凡也只能耸了耸肩,自己也不会开啊!

沈冰被两个人的样子给逗得又笑了起来,心里暗说,谁要是惹了他们俩,那可真是要倒霉,华哲民根本不是对手。

车子很快停在古玩街珠宝行门前,沈冰下了车:“我先回去了,找我妈一起回家,你去我家吃饭吗?”

“不去了,这边要开业。”

邵一凡笑着说道:“牌匾还没挂上呢,我要忙着了,改天吧!”

沈冰点了点头,和施邪打了个招呼,拦了一辆车,上了车还忍不住笑呢。

“小子,谁的车啊?”

费桦在里面看到门前停了一辆崭新的迈巴赫,连忙出来问道:“要开业了,装门面的啊?”

“我的车,一块钱买的!”

邵一凡不无得意地说了一句,连忙问道:“对了,费叔,你会开车吗?”

“这话问的!”

费桦撇着嘴说道:“不会开车怎么偷车······你费叔哪有不会啊?”

这下连刚出来的罗刚都被逗得笑了起来,费叔年轻的时候,可是什么都干啊!

费桦知道自己走了嘴,也呵呵笑了起来,和罗刚一起上了车,直接开走去溜车了。

邵一凡和施邪对视一眼,都撇了撇嘴。

“这小偷会开就行!”

施邪笑着说道:“咱们进去看一看吧!”

里面的工人都停了下来,在大厅聊天呢,四周都摆满了崭新的展柜,这都是师父和佳琪帮的忙了。

“邵老弟,您回来了!”

那工头笑着迎了上来:“我们就等你回来,您看一看哪里不合格,我们重新给您弄,这些展柜是你们的人摆上的。”

“完全合格!”

邵一凡看装修的非常不错,正是自己说的那个样子,连连点头:“谢谢几位了,多少钱?”

“我们可不要钱,既然没问题,那我们就走了。”

这工头摇头说道:“您和闵总说去吧,告辞了!”

说完工头带着人就走了。

邵一凡也没再说什么,闵总确实说过,自己这辆车也不能一块钱买下来,以后赚钱了,再给闵子明好了。

这时邵一凡的电话也响了起来,是任佳琪打来的:“一凡,下午我去了两次,你都没在,过来一趟啊,你的人都在这边,明天要试营业了,总要认识一下吧?”

“行,行,不好意思啊!”

邵一凡嘿嘿直笑:“我马上就过去。”

门口费桦和罗刚也刚好回来,邵一凡立即带着施邪老爷子来到闲云阁。

“你这小子,快上来!”

任佳琪在大厅等着呢,带着邵一凡上了楼:“一共是八个人,其中一个非常不错的,将来可以培养当财务,我爷爷也要和你商量一下呢。”

“我急事出去一下。”邵一凡也不好说自己赚钱去了,边说着话也就上了楼。

任天放老爷子的办公室里,坐着八个小美女,都年轻漂亮。

“小凡,你认识一下吧!”

任天放微笑着说道:“她们中还有的干过这一行,这两天在我这里也简单培训了一下,试营业完全没问题。”

“好,多谢师父,您老操心了!”邵一凡嘴可是能跟上,逗得任天放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这几个小美女中,有一个叫苏丽娟,是财经学校毕业的,在其他珠宝行干过一段时间,这两天也在任天放这里学习过,就是这群导购员的领班了。

“小凡,我和你董大哥说好了,明天一早就布货,咱们两家的货都有,数量不是太多,你暂时试营业。”

任天放看着邵一凡说道:“牌匾明天一早挂上去,就是咱们说好的凡尘阁,佳琪去给你订制的,一切都从简,你试着干,还要捋顺一段时间。”

“太好了,谢谢师父!”邵一凡哪有不点头的,虽然简单了一些,毕竟是开了一家珠宝行,可不是测字起名馆能比得上的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imingo.com/1940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