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个地方求签算命很准?北京去哪里算命?

许文山一愣,“你说什么?”

男子大笑的吼着,“更待西湖彻底干,此间应有半生缘。”

随后按动打火机,对着土制炸药的线口点燃,然后用力抛向了后头的5号仓库。

“啪!”一声爆炸。

很奇怪,这爆炸声并不大,可以说是声音很小。

土制炸弹散开,先是出现了一团黑色粉末,但是那粉末接触到什么地方,什么地方就立刻起火。

应该是某种化学成分,一瞬间,整个5号仓库燃起了熊熊大火。

虽然男子离5号仓库还有一些距离,但一些粉末洒在了男子身上,他身上的衣服快速被火烧着了。

许文山赶快跑过去,将男子身上的火扑灭,救下了这人。

男子皮开肉绽,满脸是血,已经昏迷。

.

第二日,早上十点。

金山药厂的办公室处处弥漫着紧张的气氛。

各个分机的电话响个不停,职员们拿起电话,“喂,是,具体的情况不清楚,我们已经在处理了,不要担心。王总,你想要退订?”

打电话的都是金山药厂的客户,询问此前订购的西湖通仙口服液。

这口服液中含有一种P58成分。将对于肿瘤具有奇效。

首批十万盒的西湖通仙口服液将于明日发售。

然而昨夜,金山药厂发生了一场爆炸,5号仓库被烧。

仓库内存的正是第一批十万盒的西湖通仙口服液。

.

此时,办公区的长廊上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。皮鞋与高跟鞋。

职员们转头,看见总经理梁海正走过长廊。

40岁,原先是著名医院的肿瘤科主任,五年前被金山药厂聘用,成为首席研发师。

P58就是他和国外实验室谈成的,五年过去,梁海已经坐上了药厂总经理的位置。

“股票现在多少了?”

后头跟着的是他的女助理,苏素珍,她好像心神不宁。

“喂。”梁海停下脚步,转过头,“我问你股票现在多少价位?”

苏素珍回过神,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手机,说,“7.2。”

昨天还是8元,今天一开盘就直接跌停,跌停板上挂着一千万手抛售单。

无论是散户还是庄家,都在对金山药厂这只股票恐慌性抛售。

“继续看着股价,一开板就通知我。”

“经理,你说…”苏素珍好像要讲什么话,但是欲言又止。

“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苏素珍虽然早已心乱如麻,但只能听命。

而后,皮鞋与高跟鞋之声继续传来,梁海和苏素珍一前一后离开了办公室的长廊。

走到一扇门边,梁海深吸一口气,推开了门。

.

三百平米的会场内坐满了记者。

这是火灾发生后金山药厂首次的新闻媒体发布会。

梁海走上台,苏素珍站在台下的角落。

记者们见梁海来了,纷纷将相机、摄像机对准他,抛来一个又一个问题。

“十万盒西湖通仙全都烧毁了吗?这对于药厂是否有影响?”

“原定于明日的西湖通仙发售能够如期进行?”

“有传闻说这爆炸案是你们竞争对手故意造成的,你对此有什么看法?”

梁海喝了一口讲台上玻璃杯中的水,保持镇定。

他对着话筒发言,会场内立刻鸦雀无声,大家都在等待梁海公布情况。

梁海说:

昨日晚上十点五分,5号仓库发生爆炸。

大火于十点三十分扑灭,爆炸案的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,具体情况等待警方通告。

梁海知道,这并不是台下记者最关心的问题。大家关心的都是西湖通仙这药。

这可是之前被炒作说能改变肿瘤的奇效药。

现在这药还不能准时发售?

梁海继续发言:

在5号仓库内存放的十万盒西湖通仙口服剂已经被全部烧毁。

台下一阵哗然。

他顿了顿,继续说:

但是在七号仓库内,还存放有2000盒西湖通仙,虽然数量很少,但这2000盒西湖通仙将于明日正常发售。

原来还有2000盒,记者们纷纷提问:

“梁经理,能透露这2000盒药会优先送给哪家医药商店吗?”

这2000盒药太重要了,由于数量稀少,药物流通后定然会有不少实验室、检测机构买走。

也会有第一批病人接受最真实的药物治疗。

梁海示意台下的记者安静,继续说:

由于药厂发生人为爆炸事故,为各位药商带来不便,我深表愧疚。

2000盒药会按比例分配到之前订购的药商手中,且这批药全部免费。

火灾发生后,我们第一时间与德乐国药厂那边取得联系。

德乐国药厂表示,第二批次的P58正在生产,一切正常,共有十万盒西湖通仙将于一个月后发售。

第三批次、第四批次的三十万盒,也将于三个月后全面送达。

梁海对着话筒,看着台下记者说:

“西湖通仙是最好的抗肿瘤药,我们有信心接受医药界的全面检验,谢谢。”

.

说完之后,他快速离开了会场。

走到门口,对着台下角落的苏素珍说了一句,“苏秘书。”

苏素珍回过神,跟了上来。

他们再次穿过办公区的长廊,长廊上再次传来皮鞋与高跟鞋的脚步声。

梁海回到总经理室,关上了门。

坐在沙发上,问,“股票现在多少了?”

苏素珍打开手机一看,跌停板的抛售单全部解除,金山制药这只股票在一瞬间翻红。

8.1….8.2….8.5。

刚才梁海在新闻发布会的消息已经扩散去了,他的讲话对于股价起到关键作用。

而爆炸带来的影响也终于平息。

梁海松了一口气,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雪茄,吐出了烟,“那个保安的事,就交你处理了。”

关于这件事,这名爆炸案的嫌疑人,药厂方面已经知道了,苏素珍也已经和梁海解释过了。

也就是说,他们都明白这爆炸为什么会发生。

梁海冷冷地看着苏素珍,“你怎么会看上这人?”

.

医院的重症病房,病床上躺着一个浑身缠满纱布的男子。

许一仙,他就是爆炸案的实施者。

查过了,这人底子有问题,八年前因为一宗交通肇事罪坐过牢。

出狱之后就到了金山制药厂,当一名保安。

保安?他竟然是金山药厂的保安。

经过抢救,许一仙的命是救回来了,但是他的意志很消沉。

警察问他,你为什么要炸仓库?因为工资?还是和药厂有什么矛盾而泄愤?

“都不是”,许一仙喃喃地说,“我就是要炸仓库,炸西湖通仙这个药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更待西湖彻底干,此间应有半生缘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更待西湖彻底干,此间应有半生缘。”许一仙只是一直重复着这句话。

.

第二日,许文山去了金山药厂,见到了秘书苏素珍。

来找苏素珍是有原因的,因为许一仙的工作正是苏素珍安排进来的。

“警官,这宗爆炸案能不能放过许一仙?”

许文山一愣,“你知道许一仙为什么要炸仓库?”

苏素珍想了一会儿,说,“我猜,可能是和那支签有关。”

“签?”

“更待西湖彻底干,此间应有半生缘。”苏素珍叹了口气,“他这个人,太相信这支签了。”

随后苏素珍讲了一件很奇怪的事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imingo.com/262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