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熙丁未年是哪一年,丙午丁未年是哪一年?

话说福清县志

福清人文荟萃,是文献名邦。历史上多次修纂县志,早在南宋淳熙年间,林亦之等人就开始修纂《玉融志》,可惜皆已佚失。现在尚存半部明嘉靖县志和清康熙县志,但邑人难得一见。清乾隆县志某些内容已经散佚一二百年,现在邑人口口声声说的乾隆县志,实际上只是光绪县志罢了。光绪县志和乾隆县志迥然不同。

一.嘉靖县志

明嘉靖13年(1534年),朱冕、林有年修纂的《福清县》“历六十四日而志成”,“业经寿梓”(1),但乙未年(1535年)以后却“阙者尚多”,“先辈屏阳周先生续而成之,甫脱稿而未竟”(2),以上的说法令人迷惘。其中的半部县志的残稿被林汝读的先祖珍藏。清顺治末年,林汝读的侄儿(释)即非如一跟随高僧隐元东渡日本弘扬佛法。林汝读怕残稿落入野蛮的清兵之手,就把它寄到日本,(释)如一不负叔父重托,以一己之力修纂了《福清县志续略》,把半部嘉靖县志的内容收入了《福清县志续略》中。清康熙10年,(释)如一在日本长崎崇福寺圆寂。1990年2月,中国书目文献出版社出版了《福清县志续略》的影印本。影印本有两处使人云遮雾罩:一处是“据日本国会图书馆藏明嘉靖二十六年刻本影印”,另一处是(释)如一撰写“叙言”的时间是“丁未年”。这样世人就误以为《福清县志续略》修纂于明嘉靖丁未年(1547年)。但从续略“僧宝”等内容和作者的存世时间可以推断是修纂于清康熙“丁未年”(1667年)即康熙六年,而不是明嘉靖“丁未年”(1547年)。

嘉靖十三年(1534年),嘉靖县志已经“寿梓”。乙未年(1535年)嘉靖县志就神秘缺失,1990年《福清县志续略》首次出版,半部嘉靖县志佚失时间竟然长达455年。现在终于失而复得,重见天日。从后来修纂的康熙志的内容可以看出,康熙修志者对嘉靖志的内容一无所知,嘉靖志的许多珍贵的史料未见于康熙县志和后来的志乘。现在我们难睹嘉靖志的真面目,无以得窥全貌,但其中人物志的史料之精细,在后来福清县志各版本中闻所未闻。以嘉靖志的明朝知县为例:1.高志,山阴人,正德年间山东中试,吴江教谕升任。2. 张朝仪,字文臣,直隶苏州人,由举人正德间任,竟二载以疾归。3.冯安,浙江宁波府慈溪人,由举人正德九年任。再看康熙志和乾隆志的记述的明朝知县:1.高志;2.张朝仪,由举人;3.冯安。嘉靖志既记载了职官的县籍,又记述了任职时间和资格;但康熙志和乾隆志仅仅记载知县的名字。嘉靖志和清代两部县志相比,史料价值高下立判;康熙和乾隆两志却没有继承嘉靖志,说明编辑们无以得睹嘉靖志的芳容。

科举人物的居住地,嘉靖志一般都能记载。除了族谱,你想查阅福清古代莘莘学子的居住地,非嘉靖志莫属。不要说进士和举人,即使荐辟,也详细记载他们的名字、居住地、担任的官职、举荐的时间和科目,有的还记载父祖、兄弟的名字以及墓地和著述的名称。而康熙、乾隆两志,一般只有人物的名字和官职;没有最珍贵的科举人物的居住地,也没有举荐的时间。以嘉靖志的荐辟为例:1.李孟仁,海口人,洪武七年以人才举,宝泉局大使。2.林沆,字宗仁,海口人,洪武十四年以儒士举,仓太使。3.林大可,字子学,方成人,洪武十七年以明经举,古田主簿。再看康熙和乾隆两志的荐辟:1.李孟仁,以人才举。2.林沆,宗仁,以儒士举。3.林大可,子学,以明经举。嘉靖志的科举人物居住地的珍罕记载,在康熙志和乾隆志中绝无仅有。

二.康熙县志

康熙县志修纂于清康熙11年,这在史学界已达成共识。但这不一定是事实?康熙县志的扉页赫然写着:“福清县志 康熙壬子年(11年)重修 奉部文授梓”,从第3页开始是林富、叶向高和林有台的3篇明季序言,从45页开始是清朝康熙甲辰(3年)施起元、康熙11年李传甲的两篇序言,最后是康熙壬子(11年)陈轼的跋。这些序言和跋都撰写于康熙11年以前,肯定了这部县志修纂于康熙11年。但奇怪的是,这部县志所收入的内容却在康熙21年以前。以卷三的职官志为例,314页的武职设官,大清 游击:李应龙,康熙18年任;丁世芳,康熙20年任。中军守备:张承瑶,康熙18年任。以卷五的选举志为例,412页的进士:康熙12年的施大晁,康熙21年的谢恩。452页的乡举:康熙20年的郑元超、陈敬求、蔡其聪和毛翼坦。如果这部县志修纂于康熙11年,能把11年以后的内容收进县志吗?这说明这部县志不是修纂于康熙11年,而是修纂于康熙21年及其稍后。同样是“奉部文授梓”的福安宁化寿宁德化等县的县志,大都修纂于康熙20年——26年。

三. 乾隆县志各版本

乾隆县志修纂于清乾隆年间,乾隆以后衍生了多种版本,收入古籍总目的有以下三种:清乾隆12年(1747年)刻本(以下简称乾隆原版),清乾隆12年刻同治6年(1867年)潘文凤补版印本(以下简称同治版)、光绪24年(1898年)刘玉璋刻本(以下简称光绪版)。此外,还有1987年福清重刊光绪版乾隆县志(以下简称1987年版),2000年的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的光绪24年刻本的影印本(以下简称2000年版)等等。为什么同治年间不用乾隆原版重刻,而要另外补板重刻呢?同治县令潘文凤在序言中回答说:“自乾隆丁卯(12年)至今一百二十年,此邦无兵燹之患,则元板或未尽失,于是复为访求。久之,累得于邱姓生员家。惟残缺糜烂过半,所存全板亦多字画漫漶不可识。友人施可斋老而勤学,请助余校勘,不匝月告竣……既成,计之凡全补者三百一十余板,修补者三十余板”(3)。潘序说明,同治年间因为找不到乾隆原版,只找到糜烂过半的残缺板,所以潘文凤才命人补板重刻。光绪23年,夔门刘玉璋知福清,下车伊始,“即询邑志,无所得。继乃遍访荐绅,始得同治丁卯所刻本,盖阖邑存者仅此刻二三本矣,而板亦蠹朽殆尽……璋不敢使前之人与事已传者复失其传,爰重付剞劂以广之。筹公款交邑绅就原板重刊,亦欲使壬子(康熙11年)之本不至无传意也”(4)。刘玉璋因为同治板“蠹朽殆尽”,所以才命人重刻。可见潘、刘两县令是克服了重重困难,才为邑人保存了乾隆县志;所以说,即使福清县志有再多的错误,邑人也要感谢潘、刘两知县。光绪版各雕板紊乱,衍夺讹误,错位乱行和缺字漏页。这些错误或出于补板,或出于刻工,或出于印刷。这些错误不是出自同治版,就是出自光绪版?但笔者无权议论同治版的错误,因为同治版保存在上海图书馆里,笔者无暇前往浏览校对,所以本文只阐述光绪版的错误。光绪以后,福清县志都是以光绪版为底本重刊,1987年版和2000年版也是出自光绪版,其错误当然在所难免。要改正光绪版的错误,非找到乾隆原版不可。幸运的是,改革开放以后,国家整理出版了不少流失于哈佛燕京等国外图书馆的古籍、善本的孤本、佚本的影印本,最后还是找到了乾隆原版。乾隆原版印刷质量远高于康熙县志和光绪版,但图书馆管理员却说乾隆原版不能出版。

现在通用的1987年版,在“前言”中声称是“选定饶修《福清县志》”即乾隆原版整理,但实际上是以光绪24年(1898年)重刻本为底本,以康熙县志为参校本,以《福州府志》和《福建通志》为参考本,以《苍霞籍》和《西塘集》等古籍为他校本,经福清县志编纂委员会整理出版。1987年版纠正了光绪版的很多错误,但由于底本不是乾隆原版,一些错误还是难以纠正。

四.光绪版的错误

(一)光绪版、1987年版和2000年版

邑人肯定认为,我们天天就是和光绪版打交道,这个版本我们不是司空见惯吗?其实我们司空见惯的是1987年福清重刊光绪版乾隆《福清县志》。现在邑人想要认识光绪版,只能通过2000年版,因为2000版就是光绪版的影印本。光绪原版是旧式大字排版,2000年版把光绪版的两页合并为一页,用小字排版。光绪版是六七百万字的鸿篇巨著,其错误无法收入一篇五六千字的小文章里,只能以卷八的职官志中的元、明、清职官和卷九选举志中的荐辟和仕籍的部分内容来阐述。一些科举人物名字和地名的的错误无法一一列入。如:卷二敖里巷,乾隆原版和光绪版都称“通后凰山”,1987年版第38页却是“通后凤山”等等。

现在以光绪版的160页——168页的元、明、清三朝职官志来说明。职官志的排列一般是按照朝代先后、职务高低的顺序,但光绪版的排列却是一团乱麻。下文是朝代和职务的排列顺序:

元朝达鲁花赤(监州),清朝知县,(元朝)州判,(元朝)吏目、盐课司令司丞,明朝知县,(明)县丞,(明)主簿,(明)典史,(元)知州,(元)同知,(清)县丞,(清)典史……上文朝代的顺序:元朝、清朝、元朝、明朝、元朝、清朝,一看就知道朝代顺序是错误的。职务的排列更混乱,明眼人一眼就知道错误。职官的名字,如果没有乾隆原版是无法纠正的。下面再看职官的名字:

本文以光绪版的160页和161页的卷八的职官五——八为例:元朝达鲁花赤(监州)的亦不剌金、乃答儿后面是从王锦、谢龙到单孔仁等29人,这29人是明朝的典史,不是元朝的达鲁花赤。清朝知县梁在奇、杨式论后面是从陈天屿、朱善甫到李恭等11人,这11人是元朝的同知,不是清朝的知县。

再以164页——165页卷八的职官十三——十六为例:明朝典史刘璟、曹宏后面是从打只不丁、马速忽到马哈马沙等7人,这7人是元朝的达鲁花赤,不是明朝典史。元朝同知忻都、布伯等4人后面是从朱廷瑞、张世珩到邵应龙等31人,这31人是清朝知县,不是元朝同知。以上就是光绪版卷八的错误,下文再看卷九的错误。

光绪版第222页——225页卷九“选举志”的荐辟和仕籍:第222页“林平”前面漏掉“荐辟”和“唐”两行。第224页“杨尧臣”后面也漏掉“特用 崇祯庚辰岁始有特用之举”和“明”两行。第225页的“王国梃“”和“林晃”之间漏掉“国朝”一行,“明”和“郭应宿”的前面也漏掉“仕籍”一行。

光绪版的页中有版心,也有多处错误。举人章节的版心当然是“乡举”,但岁贡、荐辟和仕籍章节的版心也错为“乡举”。如:光绪版的第216页到222页是岁贡章节,版心当然是岁贡;但第217页和222页两页的版心却是“乡举”。第222页到224页是荐辟章节,版心当然是荐辟;但222页的版心却是“乡举”。第225页和226页是仕籍章节,版心当然是仕籍;但第225页的版心却也是“乡举”。

下面再看看1987年版的错误:

1987年版,虽然以康熙县志为参校本,纠正了光绪版的很多错误;但由于底本不是乾隆原版,一些错误是难以纠正的。

一般的书本的开头几页就可以查到目录,乾隆原版的目录就是放在序言后面和地图及其图解前面,这样就容易查找。但1987年版目录前面有2页前言和98页序言、修纂人姓名、地图和图解。目录却在第99页,实际上是101页,所以使用起来总感到诸多不方便。

再看序言,从第1页到第4页有林富、叶向高、林有台等三篇序言,从第18页到19页有吴嗣爵、潘文凤的两篇序言,这5篇序言之间行距紧密,没有间隔,人们看不出它们是5篇独立成篇的序言。

下文以卷八的元、明、清三朝的职官为例来说明:

第189页最后一行的“判州”应该改为“州判”。

第189页林以顺后面从陈天屿到李恭等11人是列在元朝知州的栏目里,这11人其实不是元朝知州,而是元朝同知。第201页从孙天祐到布伯等4人也是元朝同知,第189页陈天屿应该接到第201页的布伯后面。这就是说从第201页的孙天祐、布伯到189页的陈天屿、李恭等15人都是元朝同知,不是元朝知州。

第198页、199页和第200页、201页两处重复记载从臧洪到曹宏等12人,第198页、199页说这12人是明朝典史,第200页和201页又说这12人是清朝知县。其实这12人就是明朝典史,不是清朝知县。

从第201页的朱廷瑞到第203页的邵应龙等30人列在元朝同知的栏目里,其实这30人不是元朝同知,而是清朝知县。第201页的朱廷瑞应接到第200页的“国朝知县”杨式论的后面。第208页清教谕后面的“训导”应该加一字“明”,说明是“明训导”,不会被人误认为“清训导”。

再来看1987年版卷九的内容,第343页和353页各有一处“中有缺页”。其一,第343页的陈日新后面漏掉“荐辟”和“唐”两行。其二,第353页的第一行就缺了“仕籍”。虽然目录中有“仕籍”,但正文却没有“仕籍”两字,所以不知道“仕籍”的起迄名单。

第352页有两处错误:杨尧臣和夏之日之间漏掉:“特用 崇祯庚辰岁始有特用之举”和“明”两行,可见“崇祯年间举”仅杨尧臣一人。王国梃和林晃之间漏掉“国朝”一行,可见明“特用”仅夏之日到王国梃等六人。

(二)嘉靖志、康熙志和乾隆原版

1.嘉靖志、康熙志

嘉靖志是修志专家林有年修纂的。除此以外,他还主修了《安溪县志》、《仙游县志》《东莞县志》、《武平县志》等方志。康熙志是辨别光绪各版本错误的参考本,只要看了这两部县志,就知道光绪各版本的元、明、清三朝的职官志顺序错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嘉靖县志的职官顺序是:元朝:达鲁花赤(监州)、知州、同知、州判,明朝:知县、县丞、主簿、典史、教谕、训导。 康熙县志的职官顺序是:元朝:达鲁花赤、知州、同知、州判、吏目、盐课司令司丞,明朝:知县、县丞、主簿、典史、教谕、训导,清朝:知县、县丞、典史、教谕、训导。以上都是按朝代的先后和职务的高低的顺序排列。

2.乾隆志

乾隆原版是清乾隆以后福清县志各版本的唯一的母本,是辨别光绪版的衍生版本的错误唯一依据。乾隆志的元、明、清职官的名字的顺序如下:

元朝

达鲁花赤:从沙的到马哈马沙共11人;知州:从吴安到林以顺,共19人;同知:从孙天祐到李恭共15人;州判:从杨世荣到曹道振共21人。吏目:陈子全。盐课司令司丞:仅孛罗、刘志2人。

明朝

知县:从江仁到朱綂銅、赵士完共61人,1987年版第192页的“綂銅”应改为“朱綂銅”;县丞:从朱原律到潘仕扬共51人;主簿:从梁材到龚逢泰共50人,1987年版第198页的袭逢泰应改为“龚逢泰”;典史:从周铉到单孔仁共45人。

清朝:

知县:从梁之奇到邵应龙共33人;县丞:从韩人奇到岑尧臣共14人;典史:从周士贵到江调鼐共15人。

明教谕:从陈祖到李春兰共84人;清教谕:从念泰来到陈诚共14人。明训导:从汪澄到徐图南共30人;清训导:从陈翰到刘阮共13人。只要校对了乾隆版,就知道光绪版、1987年版和2000版的谬误了。

五.建议再版县志

莆田仙游北宋的《九域志》到明初就修纂十多种方志,现存的有宋朝的《莆阳志》、《仙溪志》和明弘治的《兴化府志》等等,所以是名副其实的海滨邹鲁、文献名邦。福清也自称是海滨邹鲁、文献名邦和经济大县,从南宋《玉融志》到明初之前没有一部方志保存下来。现在公开出版的只有清光绪《福清县志》。这跟福清的海滨邹鲁、文献名邦、经济大县的称谓极不相称。福清的半部明代嘉靖志史料珍贵,填补了福清历代志乘的空白,邑人应该视同拱璧而百倍珍惜。本文认为,福清不能只有清代县志,而应该有明代县志甚至宋代县志。为了保留这些珍贵的史料,使其不致于为历史灰尘所淹灭,半部嘉靖县志或者《福清县志续略》有必要出版。

县志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,对后人的各方面的活动提供了借鉴和极有价值的资料。但光绪县志讹误不少,建议将来如果再版县志,不要以光绪版为底本,而要以乾隆版为底本。盼望在不久的将来,有经过认真校勘的新版本的康熙县志和乾隆县志以供阅读和使用。

注释:

(1)1987年福清重刊光绪版乾隆《福清县志?旧序》第1页。

(2)1987年福清重刊光绪版乾隆《福清县志?纪事》第7页。

(3)1987年福清重刊光绪版乾隆《福清县志?序》第19页。

(4)1987年福清重刊光绪版乾隆《福清县志?序》第20页。

乾隆版的《福清县志》这一张排列顺序:元达鲁花赤、元知州

康熙丁未年是哪一年,丙午丁未年是哪一年?

这一张是:元同知、元州判。

康熙丁未年是哪一年,丙午丁未年是哪一年?

这一张是:元吏目、元盐课司令司丞、明知县。以上都是按照顺序排列。

康熙丁未年是哪一年,丙午丁未年是哪一年?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imingo.com/8435.html